十分PK拾-欢迎您

                                                        来源:十分PK拾-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31 01:03:08

                                                        新京报:接下来准备写什么?

                                                        之所以说是不切实际的期待,一方面是因为精神损害国家赔偿虽然不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那样有具体的法定标准,但其同样也有法律规定,不可能凭主观臆想,获得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抚慰金;另一方面是精神损害赔偿除了抚慰金,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还包括“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其他赔偿方式。也就是说,司法机关为修复当事人因冤错案而受损的社会关系所做的各种努力,也是精神损害赔偿的一部分,不是仅有获取现金一种方式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

                                                        蒋胜男:我打算提交8个建议,关于民法典草案第1077条“离婚冷静期”应该删除的建议;呼吁著作权格式合同尽快推出的建议等等。

                                                        近年来,常有网络文学作者与影视制片公司、网站、平台等的诉讼纠纷,侵害作者权利的现象发生。究其缘由,多是合同约定不明引致的版权归属纠纷、利益分配不清等问题。创作者是弱势个体,一旦涉及侵权,在面对强势平台方、影视方时,往往维权艰难,长此以往会破坏整个网文圈的创作生态。

                                                        新京报:本次人代会,您打算提交哪些议案、建议?

                                                        蒋胜男:我想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祖先和我们的历史文化。历史题材能让我找到兴奋感。

                                                        希望我的故事带读者走进不熟悉的历史时代

                                                        “离婚冷静期”的结果可能与初衷适得其反

                                                        蒋胜男:根据《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等相关调查,闪婚闪离、草率结婚离婚的人不足5%,绝大多数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婚姻大事的。法律不应该用小部分人的情况来一刀切地对待整个想要离婚的群体。不能因为要对冲动型离婚给予冷静期,而忽略了将近95%的其他类型离婚当事人的权利,没有理由让全体离婚当事人因为这极少数人而买单,增加痛苦。

                                                        (2020年5月2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预备会议通过)